? 曲靖长安网 亚游国际|官方,ag体育官网|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高层之声_qj >>?

传奇“白衣伉俪”:11年在监狱与艾滋病“零距离”!

2019年07月03日??????来源:中国长安网

中国长安网通讯员 赵钰 王猛

  “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最多只能活半年。但转眼3年时间过去了,我还好好活着!”说这段话的,不是普通的病人,是一名正在监狱服刑的艾滋病人。

  他所感谢的,是云南省建水监狱医院院长唐顺保。

  记者见到唐顺保时,做完胆囊癌切除术后的他,正在接受化疗。妻子在旁边默默照顾。

  当他与记者说起关于监狱医院、艾滋病服刑人员的故事时,他平静的语气后面,却有太多的惊心动魄和刻骨铭心。

  冒险拓荒“无人区”:集中治疗艾滋病服刑人员

  1989年从云南中医学院毕业后,唐顺保来到建水监狱医院工作。“唐大学”是教导员范云富等同事日常对他的称呼,因为他是建水监狱医院的第一个大学生。

  十一年前,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经全面筛查显示,因毒品而感染艾滋病的服刑人员已增加,决定在省建水监狱率先试点进行集中关押、治疗、改造。由于没有前期经验,加之监管改造压力和职业暴露风险巨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

  当大部分人谈“艾”色变时,有一个人说:“工作总要有人干!我爱人愿意和我一起承担这份责任,请求组织批准。”他就是时任监狱医院党支部副书记、院长的唐顺保。他还向组织申请让妻子王爱红一起投入一线。

  “我父亲是老中医,我自己也是中医学院毕业的,治病救人不应该区别对待,每一名服刑人员都应该享有平等就医的机会。”唐顺保说。

  王爱红当时是监狱医院的护士,考虑到工作大局,也为了支持丈夫,她作为第一批医务人员到了“第八监区”(集中救治艾滋病服刑人员监区)。

  回想起最初的情况,唐顺保清晰记得,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监管改造压力和职业暴露风险巨大,全院医护人员倍感压力。

  对唐顺保和战友而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坚守在这个特殊场所,参与艾滋病服刑人员收监、告知、检测、分类、治疗、管理、临床和实验室随访、转介……与艾滋病服刑人员面对面是他们的日常。

  王爱红在工作中。

  提起唐顺保,艾滋病服刑人员奎某总是连声称赞:“刚入院时,我的双下肢腐烂,生活无法自理,同监舍的服刑人员闻到几天吃不下饭。当时我很害怕,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也不愿意配合治疗。但唐院长一直对我不离不弃、嘘寒问暖,每天给我配药、上药,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在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下,奎某的病情逐渐好转,并能缓慢地独立行走。现在,他还成为建水监狱医院的“宣传员”,协助医护人员积极普及防治艾滋病知识,帮助其他艾滋病服刑人员卸下思想包袱,积极面对生活。

  奎某感慨:“如果在外面,我可能最多只能活半年。但转眼3年时间过去了,我还好好活着。非常感谢唐院长,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职业使命感是我对抗恐惧的武器”

  2010年的一天,唐顺保、王爱红夫妻接艾滋病服刑人员奥某回建水监狱。途中,奥某因艾滋病性脑病发作,不停用脚踢车窗,脚被划伤流了血,还用嘴撕咬杂物。

  唐顺保赶快大喊:“停车!”为了第一时间处置把危险尽快控制住,他直接抱住奥某。

  等奥某逐渐平静下来,唐顺保才发现自己身上也沾染了奥某的鲜血。王爱红目睹了这一切,抓紧帮丈夫清洗血液,忍不住掉下眼泪。

  建水监狱医院检验室医务人员赵剑泉与唐顺保共事多年,负责艾滋病服刑人员的抽血化验检测。因为担心职业暴露,她也曾想过申请调离。在一次化验过程中,由于仪器故障,带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溅在了她的脸上。

  “我吃了28天的艾滋病阻断药,药物反应和心理负担让我非常痛苦。那段时间,唐院长经常找我交心谈心,引导我用平常心看待职业暴露。”在唐顺保的鼓励和开导下,赵剑泉挺过了那一段最艰难的时光,选择留下。现在,她依然奋战在医院检验室的岗位上。

  “每天‘零距离’接触艾滋病患者,从没害怕过是不可能的。每当害怕、惶恐的时候,职业使命感就是对抗它们最好的武器。”唐顺保说。

  唐顺保和医护人员秉持“不歧视、不放弃”的态度,把时间留给了这群特殊病人。

  平日里,唐顺保为他们查房、审阅治疗方案、实施治疗,为他们检査身体、静脉注射、抽血化验。

  艾滋病服刑人员马某说:“唐院长给我检查身体,给我开药、上药,是他救了我,我很感激他。”

  有的艾滋病服刑人员,会突发消化道出血、呼吸道感染、皮肤病等艾滋病并发症。监狱医生“时刻准备着”,因为执勤警察发现病情,会第一时间呼叫:“医生,医生,病房里有情况!”

  2015年的一天,艾滋病服刑人员马某全身出现大面积皮疹,高烧不退,病情危急;2016年的一天,一名艾滋病服刑人员突然病危……

  每当这个时候,唐顺保总是第一时间冲往病房进行检查和救治,甚至从死神手中夺回垂危的生命,未发生过一起医疗事故。

  即使穿着专业的防护服,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11年来,职业暴露的危险曾在唐顺保和其他医护人员身上发生过7次。他们每次都按照处置流程服用阻断药物,也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

  幸运的是,每一次都化险为夷。尽管如此,唐顺保和他的医疗团队仍然选择继续前行。

  “你退后不要靠近,让我来!”

  如果有危险,唐顺保总选择保护别人,把危险留给自己。

  2014年4月11日,他们转送艾滋病服刑人员郑某到医院就医。途中,郑某艾滋病性脑病发作,不停用双脚踢车门,还要抓人。这时,唐顺保及时抓住郑某,不断安慰他。同车押解的年轻警察尹涛赶来帮忙时,唐顺保大声喊道:“你退后不要靠近,让我来!”

  尹涛非常感动:“我知道,唐院长这是在保护我。因为我当时刚参加工作,毕竟还经验不足。但是,唐院长自己又何尝不是血肉之躯?”

  唐顺保说:“不但要带好队伍,更要保护好医护人员的安全,不能有任何闪失。”

  从警从医26年来,唐顺保用医者仁心,救治着服刑人员的身体,救赎着他们的灵魂。

  艾滋病服刑人员朱某是无接见、无汇款、无通讯的“三无”人员。服刑期间,他从没提起家里的情况。在得知自己病危时,朱某告诉唐顺保:“我还有亲人,但我觉得对不起他们,我好想她们。”

  为了却朱某的心愿,唐顺保查档案、查户口、查电话号码,通过努力与朱某家人取得联系。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朱某和他的家人泣不成声……

  大墙内的这些故事,在唐顺保眼里都是分内的事。他说:“服刑人员安心改造、积极改造,他们身后的家庭才能安定,将来才有希望团圆,社会能少一些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

  因吸毒染上艾滋病,又因贩毒被判无期徒刑的王某,2013年入狱时十分消沉,唐顺保的治疗和引导帮助他重树信心:“有病有痛,唐院长都亲自处理,还鼓励我积极改造,非常感激他。”

  2016年,艾滋病服刑人员奎某因双脚大面积溃疡,加之被判无期徒刑,对生活失去信心。唐顺保和医生们对他耐心治疗、积极劝导。“那时我很绝望,唐院长和医生们帮助我想开了,我很感激他们”,奎某说。

  有的医院想高薪聘请唐顺保,他婉言拒绝:“我爱这身白大褂,也爱这身警服。”

  去年刚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90后医生谭润民说:“唐院长鼓励我学精医术,治病救人,他就是榜样。”

  在唐顺保的言传身教的背后,已形成了一个敢于担当、勤于钻研、不惧危险、甘于奉献的团队。

  为全国监狱提供“建水方案”

  在建水监狱医院和八监区多年卓有成效的努力下,绝大部分的艾滋病服刑人员病情稳定、状态好转。

  经过十多年的探索,唐顺保带领团队创立了一套成熟的艾滋病服刑人员集中管理治疗规范体系。

  目前,建水监狱建立了以初筛、确认、告知为主的艾滋病服刑人员告知程序;完善了以检查、分类、临床治疗、实验室随访、医学观察、转介为主的医疗程序;加强了依法管理,进行针对性教育的监管程序,为全国监狱管理治疗艾滋病服刑人员提供了“建水监狱方案”。

  唐顺保被评为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被记个人三等功两次,荣获“2016年度云南十大法治新闻人物”、“2016年度云南省预防医学会沃森公共卫生发展贡献奖”等。

  这支“行走在刀尖上”的抗艾医警团队,勇于负责、忠于使命,被云南省委、省政府授予云南省第三轮禁毒和防治艾滋病人民战争先进集体。建水监狱2018年连续18年实现“四无”,被省司法厅记集体二等功一次,集体三等功一次。

  他毫无保留共享这些成果:“云南作为一个关押艾滋病服刑人员较多的省份,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加强研究,为全国同行提供借鉴。”

  2015年12月,唐顺保在国际红十字会与中国司法部举办的研讨会上就监狱艾滋病防治工作进行交流发言,受到与会国内外专家高度评价。2016年7月,司法部监狱局艾滋病防治工作组专门到建水监狱进行艾滋病防治工作调研。多家省内外监狱先后到建水监狱学习艾滋病服刑人员管理和治疗经验,他对每一个提问都耐心回答,将艾滋病防治经验倾囊相送。

  “我耐受力比较强,能多坚持一下”

  2018年8月,忘我工作的唐顺保病倒了。他因患胆囊恶性肿瘤多次接受化疗,做了胆囊癌切除术,到现在已经瘦了16公斤。他告诉记者,医生曾说他只能活3个月,但现在已经过了10个月了。

  记者了解到,刚开始,唐顺保还拖着病体坚守岗位,积劳成疾却全然不顾,直到躺倒在病床,才肯放下手头的工作。“我耐受力比较强,所以能多坚持一下。”他如此乐观地鼓励自己和身边的同事。

  2019年,唐顺保返回岗位工作,由于查出新的包块,6月,他不得不再次放下心爱的工作,重新接受介入治疗。

  说起治疗情况,他的妻子王爱红心疼地对记者说:“治疗时,要从股动脉直接打化疗针水去包块上,做完介入治疗要平睡24小时才能下床。活动不方便,也疼,要打止痛针。”

  由于建水监狱医院人手少任务重,唐顺保把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艾滋病服刑人员,甚至在儿子出生后不久,他就让还在坐月子的妻子返回了工作岗位。“儿子工作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我们一起去旅游,但一直没能成行。”王爱红遗憾地说。

  采访时,他们的儿子也在旁边照顾着父亲。“90”后的他如今工作三年,是在职研究生,今年3月还结了婚。他说:“不管做人还是做事,爸爸都是我的榜样。”

  “他很帅,朴实,有责任心,工作兢兢业业。”当记者问及王爱红他的丈夫是个怎样的人时,她这样回答。

  “祝您早日康复,目前有什么心愿呢?”记者问。

  “希望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唐顺保的回答朴素而真诚。

技术支持:云南建功星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89号
滇ICP备12005896号-1